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纺机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正文

经编企业停产、涤纶长丝上市公司股价先跌后涨,背后到底有何原因?

来源:中国纺织报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0日

8月4日,桐乡经编商会对外发布停产倡议书,宣布因为上游化纤原料丝大幅不合理涨价,经编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因此,在清完库存的原料丝后,商会所属的39家经编企业将停产放假,共同抵制化纤原料丝的大幅不合理涨价。


8月6日晚,停产抵制倡议更进一步,武进、海宁、桐乡、常熟经编行业商会发布联合停产倡议书,宣布将跟随桐乡经编企业的脚步,以停产放假来共同抵制上游的不合理涨价。

截至8月7日,涤纶POY报价10660元/吨,相比年初涨幅20%。大幅上涨集中在7月5日后,几乎是每天一个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经编生产主要集中在浙江的海宁、江苏的常熟、福建和广东等地。


经编行业的停产倡议,也直接冲击到了上游涤纶长丝上市公司的股价。本周前几日国内五大涤纶长丝上市公司(桐昆股份、新凤鸣、恒力股份、恒逸石化和荣盛石化)均出现了连续大跌。


尽管今日股价回升,但是据金融业人士透露,今日大盘普遍上涨由此股价回升并不能和行业情况直接挂钩。


从此前私下的抗议上升到现在网络上的公开停产倡议,经编企业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上游化纤企业真是不顾下游企业死活不合理涨价?带着这些疑问,8月6日~8日,记者在桐乡和海宁蹲点采访,与经编、长丝企业和政府深入交谈,以期还愿这场上下游掐架的真相。


经编行业:


利润大幅下滑但运行平稳


8月7日,记者来到桐乡经编商会。在由两间房组成的办公室里间,一位年轻女性接待了记者。她说,平常办公室都只有她一人在此地上班,会长、副会长等都在企业上班。当记者问及8月4日发布的停产倡议书时,她强调,这是经过全部39家企业同意联合发布的声明,并非某个或某几个企业的单独行动。

当被问及商会下属企业是否出现如倡议书所说的大面积亏损以致停产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亏损和停产的事情应该具体去问企业,商会并不清楚,她同时推荐具体情况应该去问秘书长单位——浙江汇丰经编针织有限公司(简称“汇丰经编”)。

在汇丰经编,记者并没有找到公司总经理,但记者却发现公司并没有停工的迹象,在办公大楼门口还发现了桐昆生产的涤纶弹力丝原料。

汇丰经编的情况与记者随后走访的几家经编企业的情况类似。桐乡越顺经编有限公司(简称“越顺经编”)和桐乡市恒达经编有限公司均表示公司还在正常运转。在一家要求隐瞒单位和姓名的经编企业(简称“X公司”),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近段时间的确出现了部分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但都集中在高负债企业和附加值低的小企业。大部分企业盈利是有下滑,但没有出现大面积亏损的局面,也没有出现大量停产的情况。

桐乡市经信局提供的数据也佐证了记者的调查。2018年1~6月,桐乡经编行业总体实现总产值16.7亿元,同比增长9%,利润总额0.5亿元,同比下降42.3%,虽然行业利润同比下降较为明显,但总体经编行业运行平稳,90%左右的企业实现盈利。

在海宁,8月8日,浙江省经编行业协会(海宁经编行业协会)秘书长茅连松表示,海宁没有出现大面积亏损甚至停产的情况。今年1~6月,海宁经编行业总体实现总产值132亿元,同比增长16%,利润总额5.95亿元,同比增长5.3%,7月初步估计产值继续增长,但利润略微下滑。“经编产品分为KS面料和产业用经编,这次受影响较大的是KS面料生产企业,主要是一些小企业和这几年新进入的企业。这些企业接不到订单,也没钱提前购买长丝原料,所以只能停产。”

“我们理解上游企业在原材料上涨的情况下提价,我们反对的是不合理的涨价,PTA涨的时候提价, PTA跌的时候也涨价。照现在的行情买入长丝,织成坯布后卖掉每吨要亏损500 元到1千元。”茅连松说。

记者采访的海宁经编园华纬纺织有限公司、海宁市春晟经编有限公司(简称“春晟经编”)、海宁市超达经编有限公司、海宁市欧师达经编有限公司均在正常生产。春晟经编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提前囤积原材料,公司经营受影响不大。受影响的主要是没钱提前备货、也没接到订单的企业。


至于行业整体利润下滑,多家受访的企业均指出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仅是外因,行业需求不振、库存高企导致价格不能传导到下游才是内因。茅连松指出,经编行业前3年形势太好,下游都是带款提货,这导致大量的企业进入该行业,行业产能大幅扩张。新进入的很多企业良莠不齐,生产的产品以次充好,最近一个多月来,行业整体需求下滑的时候,这些企业就失去了订单而经营困难。“经编行业也想提价,但库存高企加上需求不振,涨价基本不现实。”

根据桐乡市经信局的数据,2017年经编行业市场行情较好,据有关行业协会统计,全国规模以上经编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加9.2%左右,加上2017年全国新增经编机近2000台,产能扩张较大。

X公司负责人表示,7到8月属于经编行业的淡季,生意并不好,需求不振叠加原材料涨价的确导致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但主要还是企业自身的产品比较低端。他们现在出口的高端面料达到6美元/米,但这些企业出口的面料才0.8美元/米,出口一个集装箱柜才赚5000元,原材料涨价企业产品由于怕失去订单而不敢涨价,所以利润基本被吞噬。同时大企业都是提前几个月囤积原材料,但很多小企业由于资金紧张也不敢提前囤货,只能接到订单后来买原材料,这也导致企业成本难以控制,涨价只能被动承受。


化纤行业:


原材料每吨涨了1400元,


产品每吨只涨600元


针对下游经编行业的指责,8月6日,全球第二大涤纶长丝生产商——新凤鸣的董秘杨剑飞表示,涤纶长丝的提价并非是随意的、不合理的提价,而是在成本上涨基础上的正常提价,而且化纤行业的提价已经考虑了下游企业的承受度,是慎之又慎。随后,他将中国化纤协会涤纶长丝专业委员会对涨价原因的分析转发给记者。

中国化纤协会涤纶长丝专业委员会认为,聚酯产业链上价格上涨主要是因为:

一、国际原油价格重心逐步抬升,7月3日,美油一度上破75美元大关,创2014年11月以来新高;

二、亚洲PX价格从6月22日927.67-946.67美元/吨,涨至8月3日1080.67-1099.67美元/吨,PX对进口的依赖程度较大,在人民币贬值情况下,其进口成本大幅攀升,推动国内PTA价格快速上涨;

三、PTA属于“原油-燃料油、石脑油-芳烃-PTA-聚酯-纺丝-纺织、服装”链条中起到承上启下作用的环节。从6月下旬至8月初,PTA期货走出一波大幅上涨行情,从6月20日的低点5570元/吨,涨至8月3日的高点7066元/吨;

四、聚合第二大原料、乙二醇进口依赖度比较高,人民币持续贬值,这也意味着进口成本不断攀升,再加6-7月份乙二醇一直是去库存状态,导致乙二醇屡创新高,乙二醇也从原来的6700点冲到现在的7875点;

五、截至8月3日,现货聚合投料成本再度创年内新高达8655元/吨(不含运费),比6月22日的7173.7元/吨(不含运费) ,上涨了1481.3元/吨,而涤纶长丝以FDY150D/96F为例目前价格在10350元/吨,比6月22日的9750元/吨,上涨了600元/吨左右。目前的PTA期货三天大涨800点,PTA期价放量涨停。产业链中上游产品的涨幅明显强过聚酯产品,成本涨价不能有效传导至下游,生产利润被大幅压缩,聚酯切片严重亏损,涤纶长丝粗丝产品已到亏损边缘,涤纶长丝整体进入微利状态;


经过2015-2016年聚酯中低速增长期,2017年涤纶长丝实现5.5%的增速,然而各类织造产能增速达两位数发展,涤纶长丝产品持续性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但是聚酯工厂考虑下游织造承受力和市场需求相适应,因此,聚酯工厂涤纶长丝每次的调价都是“小心翼翼”,怕影响了下游织造的正常运作,如果不考虑下游行业的承受能力而漫天涨价,就不可能出现目前涤纶长丝粗丝产品亏损边缘和整体处于微利状态。

六、在人民币贬值和环保因素情况下,化纤厂所用化工产品辅助材料均有上涨,连化纤厂所用的纸管、纸箱均有不同程度推涨,还有人工成本上升,聚酯生产运行成本上涨速度是近10年来最大的。

全球最大的涤纶长丝生产企业——桐昆股份的证券事务代表宋海荣对上述观点表示赞同,他直言:“上游原材料每吨涨了1400元,我们产品每吨只涨600元,我们是在牺牲自己的利益。”

宋海荣表示,从供给和需求来分析,今年供给端新增产能只有220万吨,而需求端则达到了330万吨,100多万吨的缺口只有靠价格上涨来调节。

桐昆股份董秘周军指出,今年涤纶长丝的需求非常旺盛,桐昆是全年365天不休息生产的,产能利用率是100%,产销量从去年的79%也上升到100%。“行业正常库存是15天,但我们只有6天,库存的产品很多还是残次品,很多品类基本是无库存。”

“具体到涨价幅度,我们也是充分考虑到下游的承受度,毕竟我们有很多忠诚的老客户,为此我们牺牲了800多元的上涨空间。”周军表示。


停产抗议实现可能性不大


上下游建立协调机制是关键


针对倡议书中提及的停产抗议,不管是经编企业,还是化纤企业,均表示实现可能性不大,初步估计停产率也就5%到10%。周军指出,经编行业的需求量只占涤纶长丝产量的10%,90%的需求集中在针织、毛纺和工业丝等行业,即使全部的经编行业停产,涤纶长丝的需求量也只损失10%,很难造成涤纶长丝价格的下降。

记者8月7日在桐昆的恒邦厂区采访时就发现,停产倡议并没有造成桐昆的仓库堆积如山。相反的是,高大的立体仓库仅堆积了2天的存货,仓库口的货车是装满货后马上开走,以让下一辆车进入装货,厂区显得十分忙碌。


有经编行业专家就指出,在现在的时点呼吁停产抗议很不理智。这主要因为,第一,9月份是经编行业的旺季,此时停产无异于自缚手脚;第二,一旦企业停产,银行就会找上门来,马上要求企业归还贷款,等到生产旺季到来银行就不会贷款;第三,很多企业的订单都是长单,一旦停产损失掉订单再接回来就很难;第四,企业停产后员工安置也是问题,生产至少能保持微利或者少亏损,停产就是全部损失。

茅连松表示,大面积停产是不现实的,现在停产的不是没有接到订单的,就是没钱购买原材料的。“这些企业本来也是要被市场检验的,对这些企业的求救我直接告诉他们这是市场行为。我担心的是,上游企业过快的涨价会打击正常经营的企业,最后反过来影响上游企业。”

因此,受访的企业均呼吁上下游应建立顺畅的沟通协调机制,上下游应该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将自己的诉求充分表达出来,而不应该将诉求在网络上公开,以引起市场对整个产业链条的质疑。

“上下游既是合作体,也是共存体,同是合作伙伴,整个产业是一个有机的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双方都要冷静面对市场的疯狂与浮躁。”周军表示。

可喜的是,桐乡市政府已经在8月5日组织召开经编行业上下游企业都参与的协调会。桐乡市经信局副局长郑熙表示,政府也认识到涨价是市场行为,并没有过多干涉企业的经营,“我们就组织上下游企业进行充分的沟通。”

至于如何解决经编企业的困境,X公司负责人表示,2008年时整个经编行业也出现了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当时一个月涨价幅度达到30%,比现在要大,企业当月盈利从200万元~300万元直接下滑到20万元~30万元。“我从那时就认识到企业必须转型升级,求人不如求己,做附加值高的产品,延伸产业链和产品线。这几年公司产品线已经拓展到高端纺织面料和工业用的复合材料,所以今年企业受到的影响就不大,因为经编已经占比很小,同时我也能向下游客户涨价。”



1  
阅读数量(227)
分享到:
 更多关于 行业资讯
 推荐企业
 推荐企业
经纬纺机
小图标 推荐企业
  • 1
  • 2
  • 3
  • 4
  • 5
关于中国纺机网 | 网络推广 | 栏目导航 | 客户案例 | 影视服务 | 纺机E周刊 | 广告之窗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本站声明 |